可乐小说网

可乐小说网手机版排行榜收藏到桌面返回首页

首页>> 诡三国(第1475章 曹孟德的决意)

第1475章 曹孟德的决意

更新:2019/8/14 22:33:58 | 小说:《诡三国》 | 作者:马月猴年 
    援军,谁都想要的援军,可问题是,都想要,但是未必都能得到。杨弘等人自然也不可能清楚援军究竟什么时候能来,或者说会有多少人来,见袁术动问,想回答也回答不上来,只得沉默着,就听到堂外如同流水一般的兵卒大声禀报着……

    “主公!曹军猛攻东门北门!敌将一度登上东城门!曹兵城下箭楼弓手发矢如雨,东门北门伤者无数!纪将军、袁偏将正在死战当中!请主公速调盾牌木板等遮蔽之物!”

    “启禀主公!袁偏将身陨!尸身已经抬至城下街口!纪将军正在统管袁偏将部众,且让主公宽心,曹兵破不了他守备的城头!”

    “主公!城头箭矢将尽!请主公速速调拨箭矢,火速送至!”

    “主公!纪将军城头斩曹军登城先锋将校一人!曹军受挫!已在后退!纪将军正在督促所部,调整兵卒!”

    “主公!曹兵退下去了!纪将军正在清点兵卒,预估此次迎击曹军,又斩杀曹军精锐甲士两百余,正兵四百众,其余辅兵民夫无数!现东门城头之上,堪战之士不足五百,箭矢已空,弓手指腕损伤,不堪再用,急需调整!请主公急援兵卒!”

    听到最后一道军情传过来,正在袁术大堂之中的杨弘和桥蕤等人,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袁术手下,但凡是能打一些的将领,几乎都被派出去到正面当住曹军的猛攻了。这几天下来,也是死伤惨重,就连袁术家族之中的袁氏将领,也是没能撑几个下来,今晚又折了一名。毕竟袁术手下能开无双的,真没有几个,纪灵还算是强悍一些,其他得人也就是强差人意了。

    此刻在袁术身边的,除了桥蕤一人之外,其余要么都是一个文官请客,要么就是袁术他家族之中得一些心腹子弟,统领他的亲兵,卫护着他的安全的将校。这些袁氏子弟,和袁术沾亲带故的这些子侄之辈,要上阵打仗是肯定不成的,但是袁术也不认为,以自己的身份之尊,还要用到自家亲兵参战的时候,因此也平日里面也没有敦促这些子侄之辈武勇之事,反正平日里面,自家这些贴心的子侄,也都是满乖巧凑趣的,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进身之阶,不算得什么大事。

    然而现在,战况激烈之下,袁术环视一周,竟然找不到什么人可以放心的人选。而那些平日里面跳得欢的袁氏子侄之辈的人物,现在一个个都缩着脑袋。不缩着不行啊,之前那个火线提拔起来的袁偏将,竖着出去,结果横着下来了,也不知道尸首完整不完整,搞不好还是拼接的……

    这些袁术手下的亲兵将领,这些袁氏子侄,多半都完全未曾经历过兵事,来攀附袁术之后,也没有心思放在武勇兵事之上,整天忙着的就是怎样为袁术提供精美的菜肴,寻觅奢华的供应,甚至管着奴仆歌姬,多过像一个管家,而不是一个将领。

    当然,这些袁氏子侄,平日里面谈及军务的时候,也都是慷慨激昂,指点江山,似乎各个都是军政奇才一般,没有战事的时候也舞枪弄棒,四处行猎,夸耀猎物,意气风发,而现在都像是鹌鹑一样,恨不得将脑袋缩到肚子里面。

    听到曹军总算再一次被纪灵所击退,众人都缓了一口气,一旁的那些袁氏子侄脸上的青白之色也稍稍退下一些,结果听到又要派遣援兵援将,而之前的那一名“袁偏将”的前车之鉴还血淋淋的摆在面前,顿时这些袁氏子侄就有些不安了,见袁术目光扫将过来,有人实在是道:“主公!前前后后,主公给纪将军派遣了千数兵马,将校十余人!更从亲兵护卫之中抽调人手,输送弓箭器械无数!怎么现在又要再次增援?如今城中也就仅存一些主公护卫,若是再行抽调,抽空了城中兵力,要是有曹军细作趁机作乱,又要如何应对?纪将军真是糊涂!”

    桥蕤皱了皱眉头,看着袁术在上首默然不出声,以为袁术也是认同这一名袁氏子侄的观念,便忍着怒火瞪了这一名袁氏子侄一眼,拱手向袁术说道:“主公!纪将军的兵马,连日作战,就算是如今还在城上,也未必还有多少战力,不若替换下来休整一二,也好让这些兵卒可以缓一缓,否则下一次曹军再来,死伤必然惨重!纪将军增兵之请,正合兵家之意,岂能由摆弄口舌之辈,妄加指责?若城池失陷,曹军蜂拥而至,城中留兵又有何用?可用口舌抵之?”

    那袁氏子侄吃桥蕤堵了回来,顿时气得眉头立起,脸色发青,正待再说什么的时候,袁术咳嗽了一声,摆摆手说道:“再给纪将军派两百百重甲步战之卒,三百弓手!城中再抽一千民夫,供纪将军调遣,就这样,速去传令!”

    袁氏子侄见不用他们自己上,也就没有说些什么,便有人退下,去安排兵卒了。

    袁术其实也不是完全不通事理,只不过方才分心去想着其他的事情,但是如今曹军攻势太强,导致袁术确实也有些应对失措,沉默了片刻之后,袁术低声说道:“曹贼再次受挫……这一次总该歇息几天了吧?”

    桥蕤:“……”

    杨弘:“……”

    其余的袁氏子侄:“……”

    袁术仰天而叹。袁氏子侄各个低着头。

    桥蕤实在有些忍不住,便站起身,拱手说道:“某也休息了些时辰,也是可以了,便由某再度领兵,替换纪将军……只要某三寸气仍在,便保主公安稳!”

    桥蕤其实已经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坚持了两天一夜,然后实在撑不住昏倒在城头之上,才被兵卒给抬了下来,而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又再次请缨,袁术也是大为感动,连忙站起身,走到桥蕤面前,拉着桥蕤的手臂说道:“桥爱卿!辛苦爱卿了!爱卿忠心耿耿,某深知之!这寿春安危,便托付爱卿了!”

    见袁术说得有些动情,桥蕤也是多少有些感动,便拱手再拜,出了大堂,领了兵卒再往城头而去……

    过了片刻,在一旁的杨弘,忽然咳嗽了两声,低声说道:“主公,在座各位皆为主公心腹,某便放肆一回……这个,若是事有不济,主公也要有所准备……”

    “什么?!”袁术瞪圆了眼睛。

    杨弘的头上也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杨弘年龄不小了,不再像年轻人一样那么有冲劲,如今曹操在城外猛攻不止,杨弘心中也是惊恐万分,因为他知道,他现在所有的一切权势和地位,都是仰仗袁术才获得的,若是袁术一旦身死,就算是自己能够保全性命,也无法保全现有的权势和地位,就算逃过曹操的屠刀,到时候这些年得罪的仇家找上来……

    所以,保全袁术,也就等于是保全杨弘自己。

    寿春丢了就丢了,大不了去江东那边,那边还有孙贲,孙策,再不济还有刘勋,惠衢等人,也查不到那里去……

    袁术瞪着杨弘。

    这个意思是寿春保不住了?

    袁术原本的信心在曹操这些时日不断的猛攻之下,也在不停的消减着。寿春城,在曹军如此凶猛异常的攻势面前,最后能不能支撑住?袁术心中也不由得开始盘算着这样的可能性,若是真的守不住,那么很有可能,自己这条性命就要没于乱军当中!

    是走?

    还是不走?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袁术的头上脸上,顺着发梢便往下流淌,此时此刻,袁术身上也再也看不到半分富贵尊荣的从容神色,只能看见他纠结万分的神情,眉头嘴巴似乎都扭曲在一起,实在是纠结到了极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城外方向,就听见曹军的军鼓,震天动地的再度响起,鼓声震得大堂当中每个人都似乎跳了起来,各个面面相觑,不敢置信。曹操竟然上一波攻势退下还不到半个时辰,又再度要进攻!这鼓声震震,不仅在传递着军令,似乎也在表达着曹操的一种所向无回的味道!

    曹军激战如此,死斗如此,疲惫如此,竟然还要再打?

    袁术眼珠子转个不停,这矮骡子真的有那么恨他?自己之前似乎也没有做什么招恨的事情,如今曹操这家伙,竟然是要推平了寿春城,然后要将他斩杀在此么?

    袁术猛的抬头,大声厉喝道:“快!随某去城门望楼!某倒是要看看,这个曹阉贼,这个阉贼!究竟想要干些什么!”

    在寿春城池之外,曹操站在中军高台之上,已经是一动不动得站了许久,看着眼前得这一场惨烈的厮杀情形,似乎完全不为所动,心如寒冰一般,不起半点的波澜。

    在他前面,是惨烈的战场,是如血的火光,是濒死的惨叫,是窒息的血腥,是如同凶兽一般匍匐着的寿春城,也是巨大的血肉磨盘……

    至今为止,曹操这一场战役,折损了已经过万,其中正卒已经超过了五千!若不是曹操之前狠狠抓了一阵的兵卒训练,恐怕现在兵卒士气早就低落,不堪战斗了。

    战场火光,将所有事物都映照得忽明忽暗,加上在城池上下死伤的人散发出来的浓烈血腥味,似乎将整个天地都涂上了一层晦暗的血色,让每个置身于此的人,都恍惚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是在地狱,还是还在人间。

    曹军之前的再一次败退,让曹操身形终于是动了动,闭上眼,只觉得眼睛酸涩一片,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子廉!此处就交给你了!某……某要亲自领兵,攻城!”

    “主公!”曹洪大惊,说道,“主公何必如此!休整一二,再攻也不迟!又何必亲身涉险,亲冒箭矢!”

    “这场战役,到了此刻,也是到了极限了……某何尝不知并将辛苦,可是……每多拖延一刻,吾等危机便多上一分……”曹操仰头望天,一字一顿的说道,“若苍天佑某,破敌便在此举!袁军,呵呵,袁公路此人……他定然不敢!他一定比吾等更撑不住!”

    曹操低低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包括曹洪在内的,周边的兵卒将校也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这些人都一样疲惫不堪,但是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因为曹操的话语,还是为当下惨烈的战事,默然无言,谁也没有发出一声。

    “破敌就在今日!”曹操看着天边微微露出的启明星,吼道,“来人!传令!取某甲胄来!集合中军护卫,随某一起破敌!今日!必破此城!”

    中军护卫,可以说是唯一一只从开战到现在,都没有直接卷入大规模战斗的曹军系列了,而现在,曹操准备将这一只可以说是生力军的部队,也是最后一只预备队投入战场,再不留半点的后手。

    没有后手意味着什么,相信每一个上过战场的人都清楚,因此当看见曹操的身影出现在战场的中央,牵头几名骑兵高高举起号角,号角之声,似乎带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弦。

    曹操的这些中军护卫,可以说都是精挑细选的,各个都是军中骁勇之辈,平日里也都是直属于曹操麾下,可以说是精锐当中精锐,平日里一般都是作为中军守护,抵御敌军猛攻,又或是出动击溃对方中军力量,一举确定胜局的,而现在,曹操却准备将这一只部队投入到攻城当中!

    投入到寿春这个巨大的血肉磨盘当中!

    曹操环视一周,然后视线落到了典韦和曹昂的身上,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朝着身后招了招手,立刻就有护卫捧着战甲到了曹操面前来,替曹操披挂,另外有十余名贴身护卫持着长枪大盾,站在了曹操身边。

    “……寿春城中,袁公路忤逆犯上,目无君王,罪无可恕!吾等替天伐罪,当得天佑!天下之贼,当知天罚之威!汗青之下,当有诸位之名!”曹操将手中长剑高高举起,“袁公路,蝼蚁之辈,胆怯无能,当死此地!且看各位英豪,有谁可获贼子头颅!有谁可成名于天下!成败,便于此役!诸君,且随某杀贼!”

    说毕,曹操便率先而行。

    典韦默不作声的跳将起来,取过两只大铁戟,便跟在曹操身后,接着就是曹昂举着长枪跟了上来,然后是更多的曹军将校也纷纷带着自家护卫跟了上来,就连手臂受伤的曹洪,也单手拿着战刀,咬着牙,跟在了曹操之后……

    金鼓之声,再一次的轰响起来,似乎比刚才最烈的时候还要响亮了十倍!冲天的杀气蔓延开来,直直的朝着寿春城扑去!
$zword$ www.8157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