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可乐小说网手机版排行榜收藏到桌面返回首页

首页>> 柳三哥传奇(一百八十四 曹采药千里寻父)

一百八十四 曹采药千里寻父

更新:2019/6/30 11:00:39 | 小说:《柳三哥传奇》 | 作者:江湖水生 
    夜,朗月当空,土地庙外。

    阿根嫂手臂轻扬,姿势曼妙,一股馥郁馨香之气,扑鼻而至,愤世心魔朱判官情知不妙,一个铁板桥,向后飞掠,掠到一半,噗嗵,栽倒在地,顷刻,朱判官昏厥过去,手一松,判官笔落在断砖杂草丛中。

    阿根嫂收起瓷瓶,冷笑道:“老色鬼,嘿嘿,看老娘怎么抠了你的狗眼。”

    嗖一声,她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就要上前做了朱判官。

    阿根嫂正是蓝色妖姬狐狸精,阿根便是人贩子老狐狸,老狐狸道:“老婆,这人有点像愤世心魔朱判官呀,你说呢?”

    狐狸精道:“看那副吃相,像。”

    老狐狸吓得脸色惨变,道:“听说,其人武功盖世,好险哟,险些咱俩全交待了。”

    狐狸精道:“熊样,亏你说得出口。是朱判官又咋的,前些时,柳三哥不也栽在老娘手里啦,男人再厉害,见了老娘,心就花,你看这朱判官,老娘一笑,他连骨头都酥了,菲菲,菲菲,叫得多亲热,我草,本事再大,这会儿已是手无缚鸡之力喽,不怕你本事大,就怕你心不花,只要心一花,就是老娘手心里的面团啦,要他圆就圆,要他方就方。”

    老狐狸道:“亏你说得出口,当初,若听老子一句,柳三哥早挂啦,拿着他的头,去找龙长江要账,二十五万两雪花银,哗啦哗啦,早就入库啦,草,偏不听,就你这般执拗劲儿,活该一辈子吃糠咽菜。”

    狐狸精道:“咋的,还挖脚底板呀,当初,你是蒙的,心里根本没底,若吃准来人是柳三哥,一口咬定,老娘能不听你么,除非老娘脑子进水了,你说来人像柳三哥,我说不像,你就没下文啦,瞎蒙的事,连自己都觉着不靠谱吧。”

    老狐狸:“蒙也得有本事,你蒙一个试试。”

    狐狸精:“老娘从来不说不靠谱的话,也从来不干不靠谱的事,在江湖上混,靠的不是蒙。”

    老狐狸道:“老子说不过你,老子说一句,你说十句,得理不让人,无理搅三分,得,服了你了。”

    老狐狸气呼呼转身,走到朱判官跟前,从地上捡起判官笔,见精钢笔杆上嵌着一粒大钻石,熠熠生辉,大喜过望,向怀里偷偷一掖,狐狸精瞥见,道:“喂,老不死,你想吃闷食呀?”

    老狐狸道:“瞎说啥呀,我是这种人么。”

    狐狸精道:“把怀里的东西掏出来。”

    老狐狸从怀里伸出手,一摊,道:“空屁,啥也没有。”

    “判官笔呢?”

    老狐狸道:“啥笔呀,没见着。”

    狐狸精上前,一把从他怀里搜出判官笔,道:“不是判官笔是啥,还嘴犟,……哟,笔杆上嵌着一粒大钻石呢,怪不得,你想夺吞啊,真不是个东西,是不是外面有人啦,想另起炉灶呀?行啊,今儿咱俩把话挑明喽,一别两欢,各生欢喜,老娘不拦你,你走,走呀。”

    当啷一声,狐狸精将判官笔扔在老狐狸脚下,嚷道:“这破玩意儿,老娘不稀罕,带着钻笔,走你娘的。”

    破庙内的花哥与小弟,早被惊动了,刚才还藏在柳丛后偷窥,此刻,花哥现身了。

    花哥就是狐心叵测花狐狸,他们全是来找柳三哥、南不倒的,花狐狸道:“干娘,别嚷嚷,小心招来夜猫子。”

    老狐狸捡起判官笔,往狐狸精手中塞,陪笑道:“叫啥叫,老子把笔藏起来,是想给你个惊喜,你这人,真开不起玩笑,为了一颗钻石,说翻脸就翻脸,至于嘛。”

    狐狸精道:“啥,玩笑?鬼才信,你心里的小九九,老娘煞清爽,攒足了私房钱,就撇下老娘,远走高飞喽,娶几个年轻妖娆的姑娘,去过快活日子,老娘成全你,走,要走趁早,走呀。”

    狐狸精架子搭得十足,将手背在身后,不接笔,老狐狸涎着笑脸,将笔往她怀里塞,倏忽,身影一花,边上多了一人,来人伸手一捞,交睫之间,将判官笔从老狐狸手中夺走,身影又是一花,来者已在丈把开外。

    狐狸精、老狐狸、花狐狸大惊,俱各拔剑,齐声喝问:“什么人?”

    只见月光下站着个高挑瘦削的年轻人,鼻梁笔挺,双眼清澈,目光中透着世故与稚气,其间夹杂着些须愁绪与忧伤,从眼睛看,像是个童心未泯的少年,又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他面色黑里透红,拿笔的手,修长匀称,身着褐色粗布衣裤,脚登麻鞋,肩上斜挎一只瘪塌塌的蓝布包袱,二十来岁,一望即知,是个农家子弟。

    小伙子道:“老伯,别人的东西,不能居为己有。”

    老狐狸道:“你小子活腻啦,爷想干啥就干啥,你管得着么。”

    小伙子道:“偷是不对的。”

    狐狸精道:“哟,帅哥,这些道理是谁告诉你的?”

    小伙子道:“我娘。其实,不该叫‘偷’。”

    狐狸精道:“哈,开窍啰,这叫‘拿’。”

    小伙子道:“不,这叫‘麻醉抢劫’,大罪,若被官府抓住,弄不好,要牢底坐穿。”

    狐狸精道:“哈,想不到乡下佬还会咬文嚼字。”

    小伙子道:“我爱看书,懂得的事,稍多一点。”

    狐狸精道:“是个书呆子。”

    小伙子道:“我娘说,尽信书,不如无书。我听娘的,决不做书呆子。”

    狐狸精道:“哟,道行不浅啊。”

    小伙子道:“娘说,人生是本大书,要从人生中悟大道。”

    狐狸精道:“哟,你娘是个才女。”

    小伙子道:“岂止才女而已,我娘可神了,她会治家理财,会种地采药,也会读书修道,村里人叫她神仙娘娘。”

    老狐狸与狐狸精相对一笑,这是个怪人,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他道:“那你爹呢?”

    小伙子道:“娘说,对陌生人,别提家事,也别讲真话。讲真话,得看人,若看错了人,讲真话,那是找死。”

    老狐狸:“喔哟,你娘的话,一字千金,怎么没提你爹?看来,你爹有点问题。”

    小伙子:“岂止有点而已,问题老了去了。”

    老狐狸:“你爹叫啥?”

    小伙子:“老伯,别提家事,好么?”

    老狐狸:“你爹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小伙子:“不是个好东西,也是我爹。”

    狐狸精插嘴,道:“哟,原来是个孝子。”

    “孝,谈不上。”小伙子摇摇头,黯然神伤。

    狐狸精道:“你叫啥?”

    小伙子:“曹采药。”

    狐狸精:“采药,这儿无药可采,老娘念你年幼无知,留下判官笔,开路吧。”

    曹采药指指倒地的朱判官,道:“不行,笔是大爷的,等他醒了,我要还给他。”

    狐狸精:“你认识他?”

    曹采药:“素昧平生。”

    狐狸精:“你傻呀,这叫多管闲事多吃屁,小心,屁没捞着吃,人却没了。”

    曹采药:“路见不平,岂能袖手旁观。”

    狐狸精道:“不怕老娘杀了你?”

    曹采药:“不怕。”

    狐狸精道:“死了,就见不着娘啦。”

    曹采药笑笑:“你们打不过我。”

    话音甫落,身影一花,已到狐狸精跟前,骈指若剑,将狐狸精点翻在地。

    老狐狸、花狐狸大怒,挥剑上前取其性命,赵采药腾挪闪避,掌影飘忽,只四、五个回合,已将二狐点翻在地。

    三狐是偷盗、拍花、诱骗、拐卖妇孺的下三滥,武功不咋的。

    曹采药俯身对狐狸精道:“大姐,请交出解药。”

    狐狸精道:“不交,你把老娘咋的?”

    曹采药眼一瞪,稚嫩的目光中,杀气暴炽,右手握着判官笔,手背上青筋绽现,道:“不交,先挑断你脚筋,记住,别把我当菩萨。”

    他咬着嘴唇,板着脸,手中的判官笔,在狐狸精眼前晃悠。

    狐狸精吓坏了,道:“别,别别,交,我交,在我袖里,有个锦盒,里面有解药,服用一粒,就能清醒。”

    曹采药掏出织锦盒子,取了一粒,走到朱判官身旁,将解药塞进他口中,果然,朱判官嘴里哼哼唧唧,有了动静,狐狸精道:“曹采药,快快,拍开我等穴道,否则,老头醒了,会要了我等性命。”

    曹采药笑道:“怕么要怕的,做么要做的,要做就别怕,要怕就别做。”

    狐狸精见老头手脚也动了,忙道:“下回不敢了,快,快拍开我等穴道,帅哥,求你啦。”

    曹采药挥动手掌,眨眼间,拍开三人穴道,三人捡起长剑,别转头,飞奔而去,狐狸精嚷道:“小子,咱俩后会有期,下回若犯在老娘手里,要你好看。”

    瞬间,三狐跑得无影无踪。

    在柳丛中偷窥的小弟,跑出来,竖起拇指,对曹采药道:“哥,真帅。”

    曹采药:“小黄,你搞错了,我一点也不帅。”

    小弟道:“你知道我姓黄?”

    曹采药:“刚才,我偷听你俩聊天呢。”

    小弟道:“偷听,不是件光彩的事哟,曹哥。”

    曹采药:“曹哥,你怎知我姓曹?咦,你也在偷听,说人家巴啦巴啦,也不想想自己。”

    小弟尴尬道:“哈,也是。”

    曹采药:“所以,做人要前半夜想想人家,后半夜想想自己,说话要留有余地。”

    小弟:“彼此彼此,曹哥,咱俩通光好么?”

    曹采药:“好,不过,若无害人之心,偶尔听听别人聊天,无伤大雅。”

    这时,朱判官已从地上坐起,道:“喂,小伙子,那个,那个,快把判官笔还我。”

    曹采药道:“光顾着说话,忘啦,大爷,不好意思。”

    曹采药忙到朱判官跟前,把笔还了,又扶着朱判官起身,道:“老人家,黑灯瞎火的,别在野外瞎转悠,多危险啊,也许,家里人正在找你呢。”

    朱判官不悦道:“我没家,哪来的家人。”

    曹采药道:“没家更不该瞎转悠,摔坏了,连照看的人都没,那就麻烦了。”

    朱判官脸一板,道:“嘿,你这人真滑稽,没就没呗,皇帝不急急太监。”

    曹采药哆哝道:“我不是太监。”

    朱判官:“那你急干嘛?”

    曹采药:“急的人不一定是太监。”

    朱判官:“急的人就是太监,老夫这么说了,你小子把我咋的!”

    曹采药怔怔地瞧着这倔驴,叹口气,道:“大爷,别生气,算我错了,行不。”

    “不行。”

    曹采药:“那,咋整?”

    朱判官问:“刚才,是你救了我么?”

    曹采药只是嘿嘿的笑,不置可否。

    小弟道:“当然啦,是曹哥帮你老逃过一劫,要没我哥,这会儿你早挂啦。”

    朱判官双眼一瞪,道:“老夫挂了,你高兴,是么?”

    小弟道:“又不能升官发财,我高兴个鸟啊。”

    朱判官看也不看小弟一眼,对曹采药道:“要不看在你救我命的份上,老夫早把你灭了。”

    曹采药面对这个不讲理的倔老头,只有嘿嘿憨笑。

    小弟插嘴道:“大爷,你的脾气太怪。”

    朱判官道:“怪啥怪,少见多怪,见怪不怪,这世道,怪的事还少么。”

    小弟道:“大爷,你走的桥,比我走的路多,我少见是正常的,你脾气怪,却不正常。”

    朱判官道:“哟,你是说我有病?”

    小弟:“有点,不过不多。”

    朱判官道:“你的歪理却太多。”

    小弟道:“不是歪理,是道理,人总得讲点道理吧,大爷。”

    朱判官:“刚才那伙歹徒,讲不讲道理”

    小弟:“不讲,那伙人来路不正。”

    朱判官道:“你说,老夫来路正不正?”

    小弟道:“说句良心话,你老别动气好么?”

    朱判官:“好。”

    小弟:“有时看着正,有时看着也不正。”

    朱判官:“你这叫,打一个巴掌,给一个枣。”

    小弟:“看,恼了不是,小的不说了。”

    朱判官眼睛一瞪,一副凶神恶煞模样,道:“今儿老子心情好,你咋说,都不恼,要是平日,小东西,你命没了。”

    小弟一缩脖子,一伸舌头,不言语。

    朱判官问曹采药:“小伙子你叫啥?”

    曹采药道:“我,我……”

    小弟是个话痨,忍不住道:“老人家,他怕难为情,不好意思说。”

    朱判官:“这有啥难为情的,说,叫啥?”

    小弟:“他不说,我说,行么?”

    朱判官:“好,你说。”

    曹采药道:“小弟,别说,做好事,不该留名。”

    小弟道:“留了又咋的,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为后世楷模,功德无量,你脸皮太薄,不好,人脸皮厚,遭人讨厌,脸皮薄了,比厚更糟,一旦被别人喷几句,脸上挂不住,心里想不通,脑子一绊牢,弄不好就寻死了,我是宁愿脸皮厚,不愿脸皮薄。”

    曹采药:“啊,还有这种道理?”

    小弟:“书上见过么?”

    曹采药:“没。”

    小弟:“这是书外的道理,有时,书外的道理,比书内更精彩。”

    “咦,……”

    朱判官哈哈大笑,道:“小伙子,你说不过他的,他是人精,口若悬河,连我见了,都头晕。”

    小弟:“大爷,过奖了。”

    朱判官道:“小东西,你上课上完了没?”

    “完了。”

    朱判官道:“说,你哥叫啥?”

    小弟道:“曹采药。”

    朱判官道:“这个名字好,采药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曹采药:“大爷,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朱判官抢白道:“老夫说采药就采药呗,你咋那么犟,采药与采菊,不都一样采么。”

    曹采药只有苦笑:“也是。”

    朱判官:“曹采药,老夫欠你一个人情,若有事,可来找我,老夫叫朱判官。”

    曹采药道:“大爷,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朱判官道:“你到土地庙干啥来啦?”

    曹采药道:“囊中羞涩,想省点客栈钱,到土地庙过个夜,土地庙挺好的,又安静又挡风。”

    朱判官从怀中掏出几片金叶子,一把碎银,塞给曹采药,道:“好个屁,快去找个客栈,洗个澡,美美睡一觉。”

    曹采药连连推拒,见他急眼了,才勉强收下。

    朱判官道:“采药,你是哪儿人?”

    曹采药:“湖北神农架。”

    朱判官:“那是神农黄帝架梯采药的大山,怪不得,你叫采药。”

    曹采药:“神农架风景好,药材更好。”

    朱判官:“你到南京干啥来啦?”

    曹采药:“找爹。”

    朱判官:“草,咋整的,又是一个找人的,咱三个,全是找人的。你爹咋啦,老年痴呆,走丢啦?”

    曹采药笑道:“哪能呢,跑了。”

    朱判官骂道:“丢下老婆儿子,管自跑了,良心叫狗吃啦。”

    曹采药道:“不,有人追杀他,无奈,跑了。”

    “死了没?”

    曹采药:“没。”

    “叫啥名?我帮你找。”

    曹采药道:“谢大爷,还是自己找吧,俗话说得好:天上下雨地上滑,自己滑倒自己爬。”

    朱判官笑道:“哈哈,有志气,如今,有志气的年轻人太少啦。既如此,老夫就不勉强了,记住,老夫欠你一条命,若有难处,可去洪武街汤源茶馆找我。”

    曹采药道:“记住了,汤源茶馆。”

    朱判官指指小弟,道:“小不点儿,刚才,听你说在找仇人?”

    小弟道:“是,大爷。”

    朱判官:“你叫啥?”

    小弟道:“我的名字不大好听。”

    “说。”

    小弟:“黄蜀郎。”

    朱判官:“啥,黄鼠狼?”

    小弟道:“对,就叫黄鼠狼。”

    朱判官笑道:“哈哈,这个名字好,只要说一遍,就记住啦,黄鼠狼可是黄大仙呀,有灵气,轻易得罪不起,听老辈人说,若得罪了黄鼠狼,会走霉运。”

    小弟:“啊,这说法,晚辈还是第一回听说,看来,这名字正经不错呢,别人都这么叫我,别人叫惯了,我也听惯了,觉得叫黄鼠狼,挺顺口。”

    朱判官道:“别人叫我愤世心魔朱判官,老夫也听惯了,若叫我真名,还觉着在叫别人呢。”

    曹采药一个愣怔,黄鼠狼惊道:“啊,你就是愤世心魔朱判官?”

    朱判官:“是,怕不怕?”

    “怕。”

    “像不像。”

    黄鼠狼吓得脸色刷白,听说,朱判官喜怒无常,一发脾气,就会杀人,他道:“噢,像,不说破不像,一说破极像。”

    朱判官问:“杀你父母的仇人叫啥?”

    “大嘴巴。”

    朱判官:“是个绰号。”

    黄鼠狼:“我起的,他叫啥,真不知道。”

    朱判官:“长啥样?”

    黄鼠狼:“好认,大个儿,大嘴巴,大暴牙,络腮胡,左额有块青记。”

    朱判官道:“若让老夫碰着,不问青红皂白,见一个,杀一个,总有一个杀对了。”

    黄鼠狼连连摆手,道:“大爷,那怎么行,人命关天,杀错人咋办。”

    朱判官道:“老夫轮得着你管么,若再唧唧歪歪的话,连你也杀啦,况且,长得那么丑的人,你给我找一个试试,难,真难。”

    黄鼠狼:“那倒也是。”

    黄鼠狼道:“大爷,我有事找你,行么?”

    朱判官道:“也行。”

    忽地,朱判官记起迎宾堂的事,一拍额头,道:“坏了,老夫有要务在身,得走了,两位,后会有期。”

    朱判官向曹采药、黄鼠狼挥挥手,欻然一跃,消失在夜幕中。

    曹采药问黄鼠狼:“小弟,你到土地庙干啥来了?”

    黄鼠狼:“土地庙是我家,咋的,我不能来么。”

    曹采药:“是你家?我住了三四天啦,怎没见过你。”

    黄鼠狼:“三四天算个啥,我住了有五六年啦,怎么,我来了,你不高兴,小和尚想赶出当家使呀。”

    曹采药:“哪能呢,小弟,咱俩进庙再聊。”

    他俩进入庙内,点亮供桌上的半截蜡烛,在板凳上落坐。

    黄鼠狼:“曹哥,如今你有钱了,不去住客栈?”

    曹采药:“钱得省着花,不去,你不会是在赶哥走吧,要那样,哥这就走。”

    黄鼠狼一把抓住曹采药的手,道:“哪能呢,若有哥陪着才好呢,两人说说话,多好,我是怕哥走。”

    曹采药:“最近,哥不会走。”

    “为什么?”

    曹采药:“听说,一窝狼的人,在这一带活动频繁。”

    黄鼠狼:“哥是来找一窝狼晦气的?”

    “不,自己的事还管不过来呢,一窝狼的事,我管不了。”

    黄鼠狼:“哎,对啦,哥是在找爹吧,你爹叫啥名字,我在这一带混,顺便给你打听打听。”

    曹采药:“你是随口荡荡呢,还是诚心诚意?”

    黄鼠狼:“当然诚心啦,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曹采药脸孔一板,握紧黄鼠狼的手,黄鼠狼疼得叫起来:“曹哥,轻点轻点,骨头要断了。”

    曹采药松手,正色道:“小弟,若我告诉你,能保密么?能保密哥就说,不能,算啦。”

    黄鼠狼:“能,当然能。”

    曹采药:“哥的爹,真名曹大元,也有人叫曹阿元,两名并用,江湖人称‘鬼头鳄’。”

    黄鼠狼:“啊,鬼头鳄曹大元?”

    曹采药:“你知道,他在哪?”

    黄鼠狼:“听说过,虽说小弟年纪小,却是江湖老道儿,混江湖的人,谁没听说过你爹的名号呀,如今,他已是一窝狼的人啦,说句不中听的话,曹哥,你可别生气。”

    曹采药:“说,不生气。”

    黄鼠狼:“名气不太好。”

    曹采药:“不是不太好,而是糟透了。不过,再糟也是我爹,我得救他。”

    “救,怎么救?说说容易,救救难啊。”

    曹采药:“娘要我带句话给他:跳出三界外,远离一窝狼,忘却旧日恩怨,别管江湖是非,找个地方隐居安生,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或许家人还有团聚之日。”

    黄鼠狼:“你爹不听,咋办?”

    曹采药:“娘说,你把话带到,爹不听,你就回神农架,千万别去趟江湖浑水,若一脚踩进去,想拔脚走人,就难啦。”

    黄鼠狼:“你娘是个老江湖?”

    曹采药:“不,她天生聪慧过人,村里的人,都叫她神仙娘娘。”

    “神仙娘娘?”

    供桌上的烛火奄奄欲灭。

    曹采药:“哟,蜡烛快烧没了,咱们赶紧睡吧。”

    他俩起身,整了整墙边铺地干草,席地而卧,顷刻便坠入梦乡。

    神仙娘娘告诉儿子:采药,在江湖混,什么样的人都有,得长个心眼儿,凡事务必小心谨慎,方能保身全身,否则,一不小心,命就没了。

    曹采药听娘的话,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平时,在野外露宿,总是悬着一颗心,半睡半醒,不敢托大。

    也许,是刚才的遭遇太过惊险离奇,也许,是睡得太晚的缘故,曹采药将蓝布包袱当枕头,头一落枕,便睡着了。

    毕竟年轻,贪睡啊。

    至于黄鼠狼,就睡得更香了,有曹哥在,怕啥,一切有曹哥挡着呢,足可高枕无忧。

    混江湖的人,睌上睡觉,虽不能睁只眼,闭只眼,起码也得使些小聪明,睡得警醒一点吧,比方,在庙门口、窗口,摆设一点小机关,若有人贸然闯入,便能发出响动,可及时惊觉,起身应对。

    今晚,没有,他俩全睡得太死了。

    直到被人点了穴道,才醒,睁开眼,傻了。

    供桌上摆着盏风灯,身旁站着三条彪形大汉,俱各身着黑色夜行衣靠,腰佩刀剑,大汉将曹采药、黄鼠狼二人,面朝上,扔在供桌下。

    为首大汉,头戴黑色宽檐布帽,帽檐儿压得低低的,看不清面貌,双手抱胸,盯着黄鼠狼,一个劲端详。

    半晌,大汉道:“你叫黄鼠狼?”

    黄鼠狼道:“咦,你咋知道?”

    大汉道:“刚才老子听你跟曹采药聊天呢,知道你在找大嘴巴。”

    黄鼠狼道:“是。”

    突然,大汉仰头大笑,一把摘下头上布帽,道:“哈哈,老子就是大嘴巴。”

    果然,大嘴暴牙,络腮胡,左额有块青记,那青记一直连到眼皮上,面相怪异狰狞。

    黄鼠狼大吃一惊,结巴道:“啊,你,你,果然是,……哎,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大嘴巴道:“你说老子杀了你父母,老子杀的人多啦,搞不清你父母是谁,说说,让老子回忆回忆,说对了,不杀你。”

    黄鼠狼当然不信,知道今儿难逃一死,听说,阎王爷先注死,后注生,命中注定的事,逃是逃不过去的,想到这儿,心一横,牙一咬,挺出去了,道:“今儿小爷落在你手里,左右不过一个‘死’字,好吧,小爷实话告诉你,六年前,长江上一条客轮,从重庆朝天门码头起锚,满载货物金银,去南京做生意,半路上,冲上来一伙盗贼,将我全家及船上水手几乎斩尽杀绝,记得那个强盗头,就是你。”

    大嘴巴皱眉,作思索状,道:“不错,这事,有五六年了吧,好像,好像老子没留活口呀。”

    一旁的大汉,满脸麻子,道:“有,当时,你提起一个啼哭娃儿的腿,嫌他烦,扔进了长江。”

    大嘴巴道:“难道娃儿没死!”

    麻子道:“娃儿被大浪卷走了,死没死,只有老天知道。”

    大嘴巴问黄鼠狼:“你叫啥?”

    “黄鼠狼。”

    大嘴巴:“黄鼠狼?”

    黄鼠狼死到临头,索性胡编烂造道:“没错,老辈人迷信黄鼠狼,叫它黄大仙,据说黄大仙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果不其然,你将小爷扔进江时,不远处有条渔船,船头坐着个老渔夫,见江上漂来个小孩,就把我捞上了船,于是,小爷得救了。”

    大嘴巴:“咦,运气不错呀,扔下江的味道,爽不爽?”

    黄鼠狼:“爽,凉快,就是有点呛水,幸好,一会儿就啥也不知道了。”

    大嘴巴道:“哈哈,算你捡个便宜,黄大仙,猜猜,今儿你能否逢凶化吉?”

    黄鼠狼道:“估计没戏。”

    大嘴巴大笑道:“有没有戏,老子说了算。”

    黄鼠狼道:“看来黄大仙今儿个要走霉运喽。”

    大嘴巴道:“不一定,只要你听话,老子就让你交大运。”

    黄鼠狼道:“你就不怕小爷日后找你晦气?”

    大嘴巴哈哈大笑,道:“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一指头,就能捻死你,莫非还怕你这个小不点儿!”

    他举起胡萝卜般粗的食指,在黄鼠狼眼前一晃。

    黄鼠狼道:“长大后,你敢跟小爷单挑么?”

    大嘴巴道:“行,咱俩单挑,做个了断。”

    黄鼠狼道:“那你立马将小爷哥俩放了。”

    大嘴巴道:“不过,放不放,要看你的态度。”

    “态度,我的态度?”

    大嘴巴道:“没错,听说,最近你跟南不倒混得挺熟。”

    黄鼠狼头摇得像拨浪鼓,道:“哪有的事,搞错了吧,一个小叫花,谁看得起呀,我怎会跟南不倒混在一起?大嘴巴,你今儿喝酒了吧。”

    “喝了一点。”

    黄鼠狼:“不对,一定喝高了。”

    大嘴巴面色一黑,对站在一旁的年轻大汉道:“二毛,在香兰客栈后门的马车里,你被擒了,有个毛孩子将你错认成老子,拔出尖刀要杀你,你认认,当初的毛孩子,是否就是黄鼠狼?”

    二毛嗫嚅道:“是,嗯,不过,有点异样,黄鼠狼的头发是黑的,毛孩子的头发是黄的。”

    黄鼠狼道:“看看,不对吧,神经过敏。”

    大嘴巴蹲下身,一把抓起黄鼠狼的头发,瞪着牛眼,察看黄鼠狼的发根,黄鼠狼疼得哇哇乱叫:“哎呦哇,疼,疼死小爷啦。”

    大嘴巴道:“二毛,老子看不清,快,把灯提过来照照。”

    二毛提起风灯,凑到黄鼠狼头边,这回,大嘴巴看清了,黄鼠狼的发根是金黄色的,他一把将黄鼠狼的头掷在地上,噗一声响,黄鼠狼后脑起个包,疼得眼冒金星。

    曹采药只是冷眼瞅着大嘴巴,至此,忍不住道:“大嘴巴,轻点,孩子还小,小心摔坏了。”

    大嘴巴踢了他一脚,骂道:“大嘴巴是你叫的么,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曹采药“哼”了一声,白了大嘴巴一眼,奈何动弹不得,只得闭嘴。

    二毛问:“老板,这回看清楚了没?”

    大嘴巴道:“清楚啦,小畜佬的黑发,是前些天染的,发根带点金黄色,大约是近日长出来的吧。哈哈,黄鼠狼,你那点道行,嫌嫩了点,想骗老道儿,没门,你就是客栈后门马车里的黄头毛,后来,进入后院小屋,与南不倒一起,消失在暗道中。”

    黄鼠狼死不认账,道:“大嘴巴,你说啥呀,小爷听不懂,草,爱咋说咋说,反正小爷没见过南不倒,被你诈得昏头瞌脑,七荤八素,不晓得你嚼啥舌头。”

    曹采药看看黄鼠狼,哟,还真硬气,看来,黄鼠狼是南不倒的人,凡跟南不倒、柳三哥在一起的人,就是气度非凡,小弟若逃过此劫,日后必定是一条江湖好汉,我定要设法救他。

    曹采药闭上眼,暗运真气,企图冲破穴道,救人救己,大嘴巴点了他三处穴道,一处是胸口膻中穴,一处是左臂尺泽穴,另一处是腿部髀关穴。

    首先,须调运真气去冲膻中穴,此穴居中,若破此穴,方可调运真气去冲其它二穴。

    膻中穴点得太狠,关定锁死,一次冲穴,穴位一颤,却未冲破,真气受挫,即刻在体内溃散,该穴未破,却已松动,料想再冲一次,即可破穴。

    于是,曹采药双目紧闭,祛除杂念,收聚游气,蓄积丹田,准备再次调和真气,去冲膻中穴。

    大嘴巴根本顾不上曹采药,在他眼里,这个乡下佬,无关紧要,黄鼠狼才是他的重中之重。

    他一膝跪地,对黄鼠狼道:“只要你说出南不倒藏在哪,或者,南不倒的儿子藏在哪,老子让你一生享尽荣华富贵。”

    黄鼠狼道:“此话当真?”

    “当真。”大嘴巴心中一喜,看来,毛孩子心动了。

    黄鼠狼叹道:“哎呀,可惜小爷真不知道。”

    黄鼠狼的话,如一盆冷水,泼在大嘴巴头上,气得他脸色发青,叭,甩了黄鼠狼一个巴掌,立时,黄鼠狼一边脸颊红肿,嘴鼻喷血。

    大嘴巴横眉立目,怒道:“黄鼠狼,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跟你好好商量,不听,非要惹得老子凌迟碎剐了你,行,看是你的嘴硬,还是老子的刀子硬,最后问你一句,招不招?”

    大嘴巴从腰间拔出匕首,哗啦一声,扯破黄鼠狼袖子,在他臂上割了一刀,即刻,鲜血狂注。

    黄鼠狼疼得乱叫:“哎呦妈呀,痛死我啦。”

    曹采药闭目运气,已冲破膻中穴,正在冲臂上的尺泽穴,此穴一通,双臂便能动了,要紧关头,不可分心,否则,气息一岔,便要走火入魔,故对身边的事置若罔闻。

    在大嘴巴看来,这乡下佬,多半吓傻了,弄不好,裆下已湿。

    大嘴巴道:“好戏才开场呢,啥叫凌迟?明朝皇帝规定,被凌迟者,要割三天,三千六百刀,才能咽气,明朝的袁崇焕就是这么冤死的。”

    黄鼠狼道:“啊?那还像人呀!”

    大嘴巴道:“老子心善,决定割你一天,一千刀。”

    说着,匕首刀尖一翘,又要下刀。

    黄鼠狼道:“停。”

    大嘴巴:“咋的,改变主意啦?”

    黄鼠狼道:“你急啥呀,谁说不招啦,招,只是南不倒抱着儿子,经常更换住所,有时一夜更换两三个地方,小爷怕说了,你去扑个空,回来找小爷撒气,一千刀变成了两千刀,小爷岂不冤死啦。”

    大嘴巴道:“啊,有这等事?”

    黄鼠狼道:“你当她藏在一个地方不动哇?要那样,早就被一窝狼逮着啦。”

    大嘴巴:“也是。那今夜她藏在哪?”

    黄鼠狼道:“今夜小爷不知,昨儿,小爷走时,她藏在蚕桑镇南场院的仓库里。”

    大嘴巴:“儿子总跟着娘吧?”

    黄鼠狼:“儿子不跟娘,吃啥。”

    大嘴巴:“柳三哥在么?”

    黄鼠狼:“三哥忙,有时在,有时不在,昨晚,他不在。”

    大嘴巴对麻子道:“老二,白脸曹操说,只要逮着柳三哥的儿子或老婆,柳三哥的心就乱了,要他干啥就干啥,这是柳三哥的死穴,你信么?”

    麻子道:“也许。”

    大嘴巴:“换了老子,决不心乱,老婆死了,再娶,儿子死了,再生。看来,柳三哥是个一根筋,想不通,看不开。”

    麻子:“这世道,想不通的人,多了去了。”

    大嘴巴道:“二毛,带上黄鼠狼,咱走,这活儿,得找白脸曹操去办,咱哥儿几个干不了。”

    二毛一把挟起黄鼠狼,向外就走,麻子指指地上的曹采药,问:“这个咋办?”

    大嘴巴手掌一挥,道:“咔嚓。”

    麻子明白,拔出单刀,就向曹采药砍去。

    曹采药依旧闭着眼,心无旁骛,潜心冲穴,如今,臂上的尺泽穴已冲开,就剩腿上的髀关穴了,髀关解开,便可一跃而起。

    对劈下的钢刀,曹采药浑然无觉。

    可惜,一条鲜活的生命,即将毙命刀下。

    忽地,一阵鼓噪,庙门口冲进一伙人来,为首者是条猛汉,年约三十,手握单刀,对着二毛脖子,就是一刀,二毛急地闪避,亏他身法灵便,逃过一死,肩头却被刀尖,划开一道口子,即刻,鲜血飞溅,手一松,黄鼠狼掉落在地。

    二毛惊叫:“不好啦,快跑。”转身逃向庙内。

    刹那间,庙门口、破窗口,冲进七八个叫花子来,衣衫蓝楼,面目污秽,有二十来岁的,也有十三、四岁的,俱各手执铁棍、斧子、鱼叉,对着大嘴巴三人,便是一通乱砍乱戳。

    原来猛汉便是混世魔王,是土地庙一带的叫花王,接到手下小叫花密报,知黄鼠狼有难,便率众花子,赶来营救。

    初时,大嘴巴等人,不知来人路数,颇为惊心,着实有些手足无措。

    麻子见状,忙将单刀一圈,舍下曹采药,后撤两步,护住周身。

    曹采药命不该绝,算是侥幸死里逃生。

    麻子见状,拔刀应敌,二毛也拔刀,冲到麻子身边助战。

    大嘴巴已无暇拔刀,只得展开身法,手握匕首,与众乞丐过招。

    一看便知,猛汉是这伙人的头儿。

    这伙乞丐,就数混世魔王学过一年半载武功,当时他手持单刀,嗷叫着,杀向大嘴巴,刀刀猛恶,力大势沉,出刀极快,收刀却慢,不时空门大开,大嘴巴见多识广,知来人出自市井草莽之辈,未经名师指点,勇猛有余,武功平平,摆平此人,料想不难。

    他俩只拆了三个回合,大嘴巴瞅个破绽,侧身欺近,一掌拍中混世魔王胸口,魔王身子,如断线纸鸢一般,斜飞出去,撞在墙上,倒在墙根,口喷鲜血,单刀撒手,几度挣扎,却无法起身。

    众叫花见头儿倒地,一时惊慌失措,麻子、二毛,眼明手快,手起刀落,刹那间,砍翻两人,数声惨叫,鲜血四溅,余者见状,惊呼一声,夺门跳窗而逃,麻子、二毛追了出去。

    黄鼠狼想跑,却被点了穴道,没法跑,只能眨着眼,躺在地上干着急。

    大嘴巴上前,揪住混世魔王领口,将他提起,匕首抵住脖子,问:“你是谁?”

    “混世魔王。”

    大嘴巴狞笑道:“嚯,魔王,招子瞎啦,打劫也不看看人头,活腻啦。”

    混世魔王事到临头,只得服软,道:“小的,小的有眼无珠,得罪了老哥,求老哥饶命。”

    大嘴巴:“你是什么人?”

    混世魔王:“小的是乞丐头,土地庙片区的乞丐,全归小的管,不讲点义气,不能服人。”

    大嘴巴:“归你管就去管呗,咋管起大爷来啦?”

    混世魔王:“对不起,大爷动了我,我的人,下边的人来报信,小的不管不行啊。”

    大嘴巴:“谁是你的人?”

    混世魔王:“黄鼠狼。”

    大嘴巴:“哈,原来如此,你傻啊,你管他,谁管你呀,真逗,对,大爷动的就是黄鼠狼,这回,你还管不管?”

    混世魔王叹口气,道:“这回,小的不敢了。”

    大嘴巴笑道:“嘿嘿,这叫太岁头上动土,老虎顶上拔毛,找死。”

    混世魔王道:“求大爷留小的一口气。”

    大嘴巴摇摇头,冷笑道:“今儿,你死定了。”

    突听得,背后有人道:“还得再加一个死人。”

    那口音陌生,决非麻子与二毛,麻子与二毛,一个山东口音,一个山西口音,这人说的,好像是湖北口音。

    情况有变,不好。

    兀地,大嘴巴松开混世魔王的衣领,魔王倒地,大嘴巴旋即握着匕首,疾地转身,匕首划出一道圆弧,护住周身,一掌当胸,颔胸拔背,面对来敌。

    只见庙内站着曹采药,嘴角挂着一缕不屑的笑,双臂抱胸,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显然,曹采药自行冲穴,已将穴道解开,能在盏茶时分,破解自己点穴手法的人,这世上并不多,这小子有些能耐,看来,得加小心咯。

    大嘴巴心里盘算,务必等麻子、二毛回来后,再动手,方为稳妥。

    别看大嘴巴外表粗野,内里却诡计多端,他一味拖延时间,嘴上却不肯跌倒,咋唬道:“曹采药,你也算根葱么,大爷的事,也敢管!”

    曹采药道:“没错,我是根葱,还是根彰丘大葱。”

    大嘴巴道:“彰丘大葱咋的啦,不论是哪的葱,说到头,只是根葱,做菜时,只能配料。”

    曹采药道:“做菜配料,还是葱蘸大酱,各人各欢喜,谁也管不着,不过,彰丘大葱真大,说出来,吓死你。”

    大嘴巴暗喜,小子中计了,嘴上道:“唔,多大?”

    曹采药道:“一根葱,比你人还高。”

    “啊,比我人高?你小子真会吹。”

    嘴上一味与其聊葱,内心却煎急道:麻子、二毛咋的啦,去追几个叫花子有劲么,怎么还不死回来。

    正着急呢,破窗口跳进两人,正是麻子与二毛,大嘴巴一呶嘴,麻子、二毛自然明白,即刻从曹采药身后两侧,劈出两刀,一刀削头,叫天刀,一刀削足,叫地刀,天罗地网,端的凶险。

    黄鼠狼大惊,以为曹采药懵然无觉呢,大叫:“曹哥,小心身后。”

    曹采药像是没听到,一味与大嘴巴争论彰丘大葱大小长短,争这鸟葱有屁用,小心把命弄丢了。

    黄鼠狼暗暗叹息:哎,真是个书蠹头,生死关头,别管葱不葱了,我的傻大哥,不知神仙娘娘怎么教的。

    大嘴巴暗喜,依旧道:“哟,这葱真高,不过,长得再高,截成两段,就不高了。”

    大嘴巴猱身而上,欺他手中没家伙,右手匕首,直挑曹采药心脏。

    这一式叫“辣手挑心”,乃大嘴巴自创绝招,起势突兀,简捷迅猛,端的凶险,几多江湖豪客,眨眼间,倒毙在惊天一挑之下。

    两人相搏,贵在出招奇崛迅捷,这一挑,大嘴巴自诩为天下绝杀,一招过门。

    三招绝杀,毒辣刁钻,腹背受敌,瞬间扑击,曹采药命悬一线。

    只见他坦然自若,步法精妙,闪展腾挪,自成章法,只花得两花,便将来自前后上下的三记杀着,尽皆化解。

    三人大愕,此生碰到的强手不少,碰到如此顶尖强手,却还是平生第一遭。

    黄鼠狼吓得将眼睛闭上,不忍也不敢看曹哥的结局,及至张开眼,见曹哥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奶奶的熊,老子吓出心脏病来啦,哥。

    三盗尚在怵惕之际,场中曹采药右掌一翻,掌缘如刀,疾切大嘴巴手腕,这一切,轻描淡写,却非同寻常,他的手臂,竟能从臂关节相反的方向发起攻击,那手臂直如鞭子一般,能从任意方位,击打对方,三人大奇,舌挢不下,

    好在大嘴巴是少林逆徒,从小学的是少林功夫,底子扎实,武功高强,后耐不得寂寞,逃出少林,去做了没本钱买卖。

    他对曹采药心中早有防备,见一掌切来,疾地收臂抽腕,堪堪逃过一劫,旋即,后撤两步,挥舞匕首,护住周身。

    好在麻子、二毛,趁隙在曹采药背后,又劈出两刀,曹采药返身应战,大嘴巴才缓过一口气来,他收起匕首,拔出单刀,加入战团。

    曹采药不但掌法精妙,腿法更奇妙,摆莲腿,鸳鸯腿,看着像,却又不像,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分,从意想不到的角度,飘然而至,他身上的掌、拳、肘,脚、膝、臀,皆为神兵利器,打得三贼,顾此失彼,冷汗涔涔。

    双方拆了七、八招,先是二毛,左肘曲池穴中了曹采药一脚,不重却准,脚尖一点,够了,咣当一声,单刀落地,左臂麻木,算是废了,及至捡起单刀,只能右臂挥刀,让一个左撇子,改用右臂,挥出的刀,便没了准头,有时,简直搞不清,二毛是在砍谁,麻子险些挨了一刀,至此,三人战采药,顿时乱了套。

    多一个蹩脚帮手,还真不如没呢。

    大嘴巴恼道:“二毛,一边呆着去。”

    二毛后撤,冷不防曹采药飞起一脚,踢在其胯部,这脚力大无穷,偌大个儿,凌空飞起,竟被踢出窗外,哎哟喂,二毛连声惨叫,栽倒在窗外。

    庙内成了二打一,如今,乱是不乱了,二人的武功均非泛泛之辈,施展浑身解数,却依旧落个守势,这么下去,必死无疑,曹采药的拳脚,神出鬼没,飘忽不定,打得他俩魂不附体,胆颤心惊,说不定,下一招,便会倒毙在他脚下。

    不行,撤。

    大嘴巴向麻子丢个眼色,麻子是老搭档,自然明白,两人暴喝一声,各劈出一刀,刀风赫赫,威猛之极,奋不顾身,不死不休,一副孤注一掷,同归于尽的吃相。

    曹采药见状,后撤一步,不料,他俩刀到中途,疾地收招,之后,轴转屁股,一个跃窗,一个夺门,仓皇逃窜。

    曹采药追出门外,只听得黄鼠狼在庙内绝叫道:“曹哥救命,曹哥救命。”

    ……

    2019629
$zword$ www.8157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