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可乐小说网手机版排行榜收藏到桌面返回首页

首页>> 那座江湖那个人(第四百九十五章:入我相思门)

第四百九十五章:入我相思门

更新:2019/8/9 14:20:11 | 小说:《那座江湖那个人》 | 作者:缺悦 
    这江湖战争,与军队战斗不一样。

    军队的战斗,没有那么多讲究,这江湖之战,一般都会出现两个战场,一个是搅动天地的宗师之战。

    绝对之战,输赢大多数取决于一军元帅指挥,而江湖战争更多的取决于高手,特别是这种在外界混战,没有那么多战阵,有的只有一身实力,高手的力量更是被无限放大。

    这神女崖中,如今就是两处战场,两方宗师在天空或者山头战斗,而山下便是千千万万的俗世武者以及少部分大修行者。

    特别是这正魔大战,两方实力旗鼓相当,不论是宗师的战争还是其他武者的战斗都是如火如荼。

    这场中,最强的人,莫过于地藏王和唐斩,但是,正道武林却占据人数优势,单纯论宗师人数,几乎是魔道的两倍,不论是唐斩还是地藏王,都是一个人对付四五个宗师,这中间还包括了七宗八派以及各大武林世家的掌舵人。

    百里外,风满楼的阵盘运转越来越快,已经有好几柄阵旗因为运转过度而燃烧起来,好在风满楼准备十分充分,不敢有丝毫放松,总能够及时恢复阵盘。

    神女崖里,已经是风云变幻,天地变色,却依旧看不出任何一丝胜负倾斜。

    齐不凡将一把阵旗插到阵盘中,微微松了口气,望向老祖,问道:“老祖,这地藏王和唐斩二人每个人都能力敌好几位宗师,全都是成名多年的大宗师,莫非这两人已经成为了红尘仙?”

    风满楼老祖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若是成为了红尘仙,这一战也不用打了,每一个红尘仙都是镇国的强者,存在于传说之中,虽然同样是神念境界,但其实已经超出了宗师境界,若是这二人成为了红尘仙,一个人就足够颠覆这这一战。”

    齐不凡吞了吞口水,回首看了看阵盘之中那毁天灭地的战斗波荡,说道:“这……那红尘仙该是何等风采?”

    风满楼老祖叹了口气,说道:“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徐长生是传说中的红尘仙,即便是镇压天下武林的无缺先生,恐怕也没入红尘仙之境,否则,夏国当更强。”

    …………

    战场之中,厮杀声四野,山崩地裂,一道道佛音弥漫,以大光明寺的武僧为首,七宗八派其余几派联手率领着天下正道与魔道弟子在厮杀。

    这一战,宗师已经处于平衡对峙局面,不论是唐斩和地藏王二人多强,正道多了近十位宗师,已经成功牵制住了二人,其余宗师在一对一的情况之下,一时半会儿也难分胜负。

    毕竟这天下宗师,任何一个都是一方豪杰,除非有着陈通玄这种人参战,能够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尽快斩杀一个对手打破平衡,魔道有这样的强者,被牵制了,正道这边或许虚慈大师也是,但他都忘被牵制着。

    这一战,不论是魔道还是正道都是作足了准备,全都是在拼命,到底是魔高还是道涨,不到最后一刻,谁都看不透。

    天空之中,有佛光在闪耀,有魔焰涛涛,有佛国坍塌,也有魔界裂缝,整个战场都卷起风暴。

    除却了宗师在拼命,其实下方战场上的那些修行者们同样在拼命,而下方的战场上,正道武林相对有一些吃亏。

    前两天,魔道釜底抽薪,玩了一出斩首行动,将正道武林里年轻一辈的领头人几乎尽数斩落或者重伤,狠狠地打击了正道的士气,特别是大修行者之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几位如今就只剩下七秀坊素衣一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青衣会冒充素衣的原因。

    如她所预料的一样,没有人认出她不是素衣,或者说,正道江湖这边需要一个天下七道谜来提升士气,而魔道江湖那边也需要在这战场之中,先斩杀正道年轻一辈的领头来打压正道士气提升己方士气。

    青衣如今的身份是天下七道谜的素衣,从这一战开启,她就是冲在最前面的人,一手长琴,声声悠悠,却又化作一道道兵刃杀人于无形之中。

    青衣穿行在战场之中,她的琴仿佛是一把无形的弓箭,所过之处,就是远方倒下一大片。

    突然,青衣神情骤变,右脚狠狠踩在沙石上,毫不犹豫的往后倒飞过去,不停地波动着琴弦,一道道气弦开始叠加,在她面前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防护罩。

    一柄长枪落下,仿佛一座大山落下,发出一声如同雷霆般的巨响,青衣手中的长琴上出现一道裂痕。

    这个人是西域魔教的一个传奇天才,青衣认识这人,在魔道的地位不亚于正道的天下七道谜,叫什么血公子!

    长枪破开气弦,不停的旋转,在泛着光泽的长琴上,没入了半寸,青衣瞪大了眼睛,用力一掌拍在长琴上,一柄长剑从破碎的琴身里飞射出来,稳稳的落在手中。

    当长剑落在手中那一刻时,青衣还是青衣,身体依然还在倒飞,却多了几分从容,眼神里莫名多了几分忧伤,血公子只是正好看到了青衣的那一抹眼神,心里头就没来由一紧,心痛的感觉!

    青衣手里提着剑,周围这激烈的战场似乎都消失了,有的只是那个黯然的女子仿佛在流泪,却没有哭泣。

    身影随风,一滴眼泪落下。

    “滴答”

    泪珠落到脸上,瞬间四溅。

    一滴眼泪破碎,却在蔓延,仿佛是一个星辰破碎,一缕缕的水流开始纠缠,越来越大,越来越澎湃,短短之间,就像是一条自九天落下的长河澎湃汹涌而来。

    “他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这一剑,叫一往情深!”

    一往情深,情不知何所起!

    入我相思门,才知我相思苦,

    相思无穷,剑意无穷!

    那一瞬间,一滴泪水化作排山倒海的河流,滔滔不绝,朝着血公子压迫而去。

    猝不及防的血公子,急忙暴退,只不过,他这一退,却将他身后的魔道武者暴露出来,那河里飞射出无边无际的相思之剑。

    剑剑要人命,剑剑是相思!
$zword$ www.8157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