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可乐小说网手机版排行榜收藏到桌面返回首页

首页>>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正文 第一六四章 癫狂终焉(八))

正文 第一六四章 癫狂终焉(八)

更新:2019/7/25 6:37:53 | 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作者:醉酬天 
    重重的灰潮在众人面前散开,腥红的恶鬼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周围簇拥着黑甲黑马的死亡骑士。瑟坦达脸色骤变,下意识地想要拦在伊丝黛尔的身前。那具被剥皮的惨烈**给他留下的印象犹如阴影一般沉重而压抑,他与道格拉斯曾经被那个人以一己之力纠缠住,险些葬身在灰潮的包围之中。他们只交手过一次,对方那血腥而疯狂的战斗方式却让瑟坦达的脊梁止不住地发凉。瑟坦达当时不仅要全神贯注地应对他的攻势,还得提防周围前仆后继扑上来的荣誉护卫与死亡骑士。他不止一次地回想那次交手,也不止一次地庆幸道格拉斯就在他身旁,否则单凭他们任何一人都不可能坚持到利斯塔前来救援。而恶鬼的风格亦是灰潮的风格,在他的带领下每一名迷雾山战士都化身嗜血的疯狗。

    然而恶鬼此刻却陷入了灰潮的围攻之中,死亡骑士与荣誉护卫以他为中心彼此厮杀,他们曾经同作战,共进退,步骑协同老练而默契,组成了极具杀伤力的刀锋。但现在他们只是专注地将刀剑嵌入对方的身体之中,甚至无暇理会这支突破过来的瑞文斯顿军队。恶鬼并没有加入围绕着他展开来的内斗,他半跪在雪地上,一边撕扯自己的躯体,一边发出非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嚎。红白相间的肌肉暴露在严寒下,迅速地僵硬、褪色。死亡骑士逐渐支撑不住了,不断有人被揪下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便被乱刀分尸。一名荣誉护卫终于来到恶鬼面前,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而后披着白狼皮的壮汉一拥而上将他撕成碎片——但他在被贯穿之前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瑟坦达看得呆了,伊丝黛尔反倒是受影响最小的,恶鬼尸体的残块几乎是刚坠落在地,她已经冲了上去一剑砍翻了一名背对着她的荣誉护卫,而后她连连出击,在那些男人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刺倒他们。但那些荣誉护卫终究很强悍——无论是**还是精神,与死亡骑士的缠斗已经让他们遍体鳞伤,身心俱疲,但依然嗥叫着向伊丝黛尔发动反扑,幸好宝黛丝带着护卫队及时掩护住了伊丝黛尔,瑟坦达也挥舞着长矛跟上。他们花了一番功夫才全歼了这支荣誉护卫。

    随着最后一名披着白狼皮的壮汉倒下,迷雾山大军也已经开始全线溃败。原先他们阵容严整,颇具正规军的气度,更是靠着悍不畏死的打法去填补双方兵员素质与装备水平的天堑,然而现在他们又恢复了乌合之众的原形。这反倒让瑞文斯顿的士兵一时间都难以适应。从相持不下到彻底碾压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很快便过渡到了打扫战场的垃圾时间。

    可有什么好打扫的呢?迷雾山部落的那点装备瑞文斯顿人完全看不上,而做工精良的异教徒装备则在突如其来的内讧中化为废铁。更何况现在还没到打扫战场的时候,他们只是扫清了瓦尔雪原上的阻碍,波因布鲁依然在远东的乌云下等待救援。然而一天一夜的激战下来,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这时候再强行军并不现实。而问题是,该休整多久?而波因布鲁现在的情况能不能坚持到状态饱满的援军到来?斯蒂芬伯爵提议继续推进,而身为波因布鲁城主的阿尔德玛公爵却力主让部队先行休整,以这两人为代表领主们分成两派争执不下。格雷戈里四世也坚持让部队继续前进,但这时候国王的意见也无法一锤定音,申得弗的领主阿拉里克公爵站在了阿尔德玛公爵这边。相左的意见无法统一,于是争吵便逐渐激烈,领主们都在前线厮杀过,身心俱疲,而杀戮带来的火气并不会因为体能与精力的匮乏而有所低落,反而在言语的撩拨下逐渐旺盛,已经有人开始不自觉地把手按到剑柄上。一直到利斯塔不动声色地把一张圆桌搬到领主们中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才稍微有所缓和。没人入座——现在并不是召开圆桌会议的时机,而且圆桌旁也没有凳子。领主们这时才察觉到亚历克西斯公爵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他们话语权最高的元帅并未加入争执之中,而他刚好也是唯一一位没有出现在前线的瑞文斯顿领主。但不会有人对此抱有非议,在亚历克西斯公爵的指挥下,龙骑士军团快速而精准地支援到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他无需出声,每一位热血上头的领主都已经冷静下来。

    “在前线轮替过五次及以上的部队,留下来休整。”亚历克西斯公爵说,“五次以下的,穿越瓦尔雪原后再休整。”

    “那么谁来带队?”奥托伯爵提出疑问。

    “我。”亚历克西斯公爵说,他打了个手势,叶芝将一匹战马牵到他的身旁,他跨上马背,“送出渡鸦,通知克洛维斯目前的战况,让他提防小股劫掠部队的偷袭。”他朝利斯塔递出一个眼神,龙骑士大队长会意地点头,同样翻身上马,前往整顿那些符合要求的部队。

    “弗洛斯特,你的身体顶得住吗?”格雷戈里四世伸手拽住亚历克西斯公爵的缰绳,他知道亚历克西斯公爵不眠不休地指挥了一整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绝大多数领主在从前线厮杀回来以后都或多或少地在帐篷里休息了一会,唯独亚历克西斯公爵一直在高强度地给出指令。

    “没区别。”亚历克西斯公爵硬邦邦地推开格雷戈里四世的手,一夹马肚,“各位,我在波因布鲁城下等你们。”

    他纵马离去,格雷戈里四世无奈地注视着他的背影,转头去问叶芝:“叶芝,弗洛斯特的身体状况你最了解,他说没区别是什么意思?”

    “陛下,”叶芝微微欠身,“我想公爵大人的意思是,无论他顶不顶得住,于他的病况来说都没有区别。”

    ……

    一切都在按照亚历克西斯公爵的命令执行,只是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小插曲:女爵伊丝黛尔的部队在前线轮替了八次,本应该原地休整,但实际上她压根就没有带着自己的部队回到营地,没人知道她是去追杀逃窜的迷雾山部落还是先行一步朝波因布鲁前进。“猛犬”瑟坦达也不见了影踪,大概率是被拐跑了。

    另一边,瓦尔雪原深处。

    “伊丝黛尔,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瑟坦达关切地问,与荣誉护卫恶战过后护卫队折损了一些人,但他仍然没能站在伊丝黛尔旁边。

    “不需要!”女骑士的双眼因为兴奋熠熠生辉,精致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疲态,只有对另一场战斗纯粹的渴望,“越早抵达波因布鲁越好!”
$zword$ www.81572.com